引子

  仁和堂发展至今,已有百余年,对我们而言,仁和堂不仅仅是一个医药品牌,更是几代仁和堂人儒医仁心、众善奉行的济世平台。对老百姓而言,仁和堂就是他们自己的药店、仁和堂的人,就是他们的兄弟姐妹;社区里有了仁和堂,让他们的生活更便利、更安心、更踏实。 

  纵观历史、横向比较,在中国,还没有哪一个药店品牌象仁和堂这样充满传奇、风云跌宕。百年之前,在巫术就是医术的封建社会,仁和堂的创始者带着仁爱百姓的儒家情怀,以非常难得的科学精神和使命感,把自己掌握的药典良方加以实践,融会贯通几千年中医文化,望闻问切,普济众生,实现了从儒到医、儒医融合的旷世之路。

  风雨百年,是近现代中国历史由乱到治的一个时代。仁和堂明大义、识大局、担道义,置身其中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,矢志不渝仁爱之心,救死扶伤、悬壶济世,把儒医精神与民族大任和国计民生融为一体,体现了一个医药品牌的高尚格局,为仁和堂品牌的内涵注入了红色的荣光。

  仁和堂的精彩故事,不亚于任何一部脍炙人口的大剧,它和众多野史外传不同,没有杜撰、不是演义,都是真实发生的史实,就让我们从头说起吧。

  仁者得药方、儒者成良医

  清朝嘉庆年间六月的一天,山东莒南大店的庄员外家,来了一批逃荒要饭的灾民。这个庄员外在当时当地那绝对是家大业大、富甲一方,既是科举世家更是出了名的仁义善良。时年山东南部大旱,面对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难民,庄员外是管吃管喝,有些无路可走的难民感念庄员外人好就留下做工,员外家有田地万顷店铺千家也需要人手,所以,庄员外家不但没被难民吃穷,倒是越过越富,真是善有善报。

  这天来的难民和往常差不多,吃饱喝足又捎带干粮后就千恩万谢的走了,其中一个人为答谢庄员外,就拿出来一包金银花送给员外,让员外泡了当茶喝,嗓子上火咳嗽,喝了保准好。

  过了没多久,员外还真的热伤风上火,嗓子发痒咳嗽不止,他忽然想起那包金银花,就找出来热水泡着喝了,你还别说,效果真不错,第二天员外嗓子既然大为好转,这要放在以前,没十天八天的好不了。员外以前看过《千金方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一些草药方术,算是儒而知医,但没怎么上心,这一次,他忽然觉得有必要再看看。于是,员外就找来这些药典加以研读,并根据其中的药方采集了许多草药放在家里,以备病时急需。

  从那以后,员外就要求私塾在教授子女熟读诸子百家圣贤的同时,务必研读中医之术、了解草药配伍。几十年过去了,庄员外家收集数以千计的药方偏方,采集了数百种各类草药,并且炮制了多种丸药膏药,对于大多数的常见病已经能轻松施治,所陈草药方圆百里的药铺也不能比及,医术也日趋高超,再加上员外家免费施药施医,远近百姓纷纷前来求医问药。

  此后经年,素有儒家情怀,一心精读圣贤书,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庄员外家,在不断创造科举奇迹的同时,其药铺医术也声名远扬,成为远近百姓的健康福音。后来,庄员外家把药铺命名为德兴堂,成为庄氏家族著名的七十二堂号之一。

  清朝末年,西方列强入侵,封建王朝走向灭亡,西方传教士也纷纷进入中国,为扩大教会影响,吸引信众,他们把免费施医送药作为辅助手段,西医的快速疗效让百姓趋之若鹜,西方传教士籍此吸纳了大批信众,西医也得以迅速普及,为扩大教会影响,1844年,第一个教会医院在上海成立,此后,西方教会与本国的大学建立联盟,在中国成立一些院,培训医务人员、教授西医西药技术,对当时中国的医疗体系带来有益的补充。比较著名的有齐鲁大学、北平协会医学院、华西协会大学、福建协和大学都是医学突出的大学,其中还有一所以医学为主要学科的湘雅医学院,也很出名。当时有“东齐鲁、西华西、北协和、南湘雅”之说,协和医院至今还在发挥着巨大作用。

  此时的庄氏家族,已经有多人成为职业的郎中、医师,他们的医术都达到了当时较高的水平,但因原始中医的局限,面对疑难病症有时候也是回天无力,而西医的疗效让他们吃惊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以庄长泽、庄少庚、庄云章、庄丹麟等为代表的庄氏族人开始了西医求学之路,他们把中医、西医融会贯通、取长补短,很快便学有所成,成为中西医结合的杏坛精英。

  其中,庄丹麟青年时期在上海五洲医学院中医系学习流行病,在治疗霍乱、黑热病等流行病方面颇有建树。庄少庚为妇产科专家,庄云章精于防疫,最先用新法种痘。为让更多的百姓得到救治,庄长泽与其子庄少庚把德兴堂药铺开设了分号,形成东德兴堂、西德兴堂两个堂号,时有民谣称:“大店街,赛北京;居业堂,二朝廷,传本的御史东德兴”,就是在说这几个堂号的影响力。

  一九一七年,庄氏经营医药的几家为发挥各自优势,形成合力,便把药铺、诊所合并,合办了当时能与教会医院比肩的道胜医院,在当时苏鲁一带最早经营西药、最早开展西医手术。为实现兼济天下的儒家抱负,道胜医院贴出告示:贫苦百姓,分文不取、免费施医。“不为良相,则为良医”,儒医庄氏倾其一生济世救人的岐黄之路,比起庄氏名门望族的权贵地位,更值得后人称道。

  在之后的近三十多年时间里,正是近代中国多灾多难的时期,军阀混战、外寇入侵,天灾人祸不断,疾病流行,百姓生活水深火热,庄氏德兴堂药铺和道胜医院坚持儒医仁心,治病救人、救死扶伤,为人民健康做出了口碑相传的赞歌,特别是在救助革命军人方面,他们更是不遗余力,其中的故事不能胜数。

  民族危难识大局  以医报国红医情

  1944年,战事频繁,疟疾肆虐,医药奇缺,“没有足够的医药供给,几万军民的生命就没有保障”。为解决根据地缺医少药的问题,军区紧急召开医药供应专题会议,计划号召社会各界,建立医药合作社。庄岩等人收到消息后,立即着手整合现有医药资源,悉数交由军区。除此之外,庄岩与其他医者主动申请到前线,在轰鸣的炮火声中,聚精会神地为伤兵取出子弹,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,用担架抬走血肉模糊的战士…不管形式如何险峻,这些烽火仁医眼中只有病患,在他们看来,救死扶伤是天职。

   1945年,医药合作社通过天津地下党组织,购得一批急需药品,然敌军关卡重重,要把药品运到军区根据地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在医药即将用尽之时,庄岩等人实在不忍看到战士因病通绝望无助的眼神,义不容辞领下“在日军眼皮子底下运送医药”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 他们先对整个路线情况进行缜密了解,对可能发生的每处细节都做了充分准备,然后用一个月的时间进行演练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庄岩等人乔装成商人潜入天津,将分在在几处存藏的20余吨药品集合至一处,包下两节火车皮,把药品伪装成土布,棉纱等物品装上火车,运往山东军区根据地。

  按照预先方案,庄岩等乔装成日本军官,他们通过内线搞到一辆指挥巡路装甲车在火车前开道。出发前,他们还以日本驻华天津最高指挥部的名义,向沿途日军哨卡通电话,称日军驻华高级指挥官从天津到山东沿途巡查防务。 

  顺利到达山东济南站,日军官兵早早在月台等候,庄岩镇定自若地挥手示意,成功卸下日军防备。待药品顺利抵达军区根据地,乔装成推车夫的民兵早已等候在此,火车一停,大家迅速将药品卸下,运往药品仓库。望着满满的药品仓库,庄岩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 计划经济主渠道  仁心为民擎大旗

  1949年,新中国成立,举国欢庆,百业待兴。烽火中顽强生存的医药合作社,积极响应新中国医疗改革计划,联合其他药店进行重组,最终以“仁和堂”全新形象面众,归于临沂医药集团旗下。仁和堂成为当时最早的连锁药店之一,继续履行为民服务的职责。

  以仁和堂为代表的一批医药企业,积极配合社会主义改造,响应山东省国民经济计划,以前瞻性的眼光和学习的心态,大力发展中药,化学药品和医疗器材业务版块。这一时期的医药工商业发展迅猛。截至1965年,山东省中药材种植面积达0.16万公顷;较之1957年,化学药品工业总产值增长4.3倍,原料药产量增长1.46倍, 医药商业纯销售额增长63.8%。

“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,团结一致向前看”,仁和堂在经历“文化大革命”重创后,直面问题,逐个击破。为民服务的社会责任感从未忘记,仁和堂积极学习并实践更为科学的管理方式,坚持按劳分配,奖惩分明,调动员工积极性,力争做到人尽其才,才尽其用。在物质相对贫乏的时期,仁和堂依旧竭尽所能,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,让员工以更饱满的状态更好服务人民大众。此外,仁和堂谨记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,在继承儒医文化的基础上,以更开放的心态,虚心请教,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,中西结合,大大提高诊断的正确率,为百姓带来福音,一系列的积极改进,也为仁和堂奠定了现代化基础。

  经济变革仁心不忘  与民同运共发展

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”,仁和堂发起于民不聊生的民国五年,经历过抗日战争的枪林弹雨,成长之路的坎坷似乎从未间断。20世纪90年代,仁和堂又面临经济转型,资金短缺,经营不善等世纪难题。 

  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大势下,大批医药企业迷失方向,停滞不前。仁和堂决策层通过对市场现状的准确分析,找出仁和堂的发展方向——发展医药零售业,然而遭到大多数人反对。“现有药店效益差,搞多了,效益更差”、“没有房屋场所,没有人员资金,没有营业执照”…反对声此起彼伏,却无人给出建设性意见,若仁和堂墨守成规,势必难以存活。 

  饿殍遍地的时候,仁和堂挺过来了,枪林弹雨的时候,仁和堂挺过来了,这次经济转型,仁和堂必能以其顽强生命力,再次战胜困难。仁和堂决策层先是汇总大家针对此次发展方向提出的异议,然后找出解决办法,在做出一系列准备工作后,于1996年2月6日组织召开了临沂市医药系统年度工作会议。会议中,针对上年初制定的奖惩政策进行奖惩兑现,出台了《关于鼓励加快发展医药零售业的意见》。奖惩分明的制度,重燃员工激情,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散发着对未来无比憧憬的光芒,都比以往更有干劲。 

  会议之后,人们不再想着困难如何如何难,而是思考该用什么有效办法克服重重困难。营业执照办不下来,影响医院业务,跨区办店不受欢迎…大大小小,想得到想不到的问题,在大家齐心协力,共同努力之下,都得到完美解决。1997年底,临沂市医药系统仁和堂药店已发展200余家,年零售额由1994年的1100万元猛增到1个亿。仁和堂在迅猛发展过程中,也逐步规范起来,所有营业员都要进行培训,持证上岗。制定了《药店营业员规范服务守则》,又广泛开展十佳药店、十佳药店营业员评选活动,24小时营业、免费送药、“国有药店无假药,假一赔十”等活动,仁和堂的形象被更多人熟知。

  2005年,翔宇重组临沂医药集团,打造医药大健康产业平台,综合发展科研、物流、医药商业等,成绩斐然。翔宇传承仁和堂“同修仁和,为民安康”的品牌主张,通过现代化的运营模式、品牌化的运作方式和前沿的科技成果,让仁和堂成为深入人心、值得信赖的知名医药品牌。目前仁和堂连锁药店已经有400余家,遍布于鲁西南各个百姓社区,成为了鲁西南最具影响力的医药连锁品牌之一。

  这就是我们仁和堂背后的故事。